首页 > ASO优化

生活记录会很快变成一项重要的生意
时间:发布时间:2021-02-08

“我们想为人们提供完美的相机般的记忆力。”Memoto的首席执行官马丁·考斯特鲁姆(Martin Källström)说。他的创业公司正在创造一种夹在衣服上的微型相机,每30秒种拍摄一张照片,把你正在看的任何东西捕捉下来,然后使用算法从堆积如山的相片里找出最有趣的部分。

这是一台长36毫米、宽36毫米、厚9毫米的塑料相机,毫不起眼,但内部却塞了很多东西。其中最重要的部件是一个5兆像素、最初为手机设计的图片传感器。

一台Linux操作系统的ARM9处理器为一个程序提供动力,每分钟唤醒设备两次,每次利用GPS传感器、加速器和磁力计数器进行一次拍照和一次读取,然后立刻又将设备重新置入睡眠状态。

晚些时候,你回到家,把相机连到电脑上,下载照片。如果你喜欢,这个过程就到此为止了。但如果你订购该公司的云存储服务,事情就变得更有趣了。这些照片被送到一个照片处理算法系统里,让它开始对你一天的事件做筛选。这些照片根据它们的主导色被分组,然后“我们生成一张图表,显示今天一天里颜色如何变化,”考斯特鲁姆说。他的公司设在瑞典的林雪平(Linköping),共有17人。

这个过程把你的照片变成了许多“瞬间”——这一天里发生的30到35件事。它们在智能手机应用程序上或网络上以照片集的形式展现出来。你在电脑前久坐的几个小时变成了一个瞬间:一次短暂的喝咖啡休息时间。每个瞬间都以非常清晰、富有色彩的单张照片来体现——如果可能,画面里总会有人。“它让你看到一天中好的部分,而把那些无聊的部分隐藏起来。”

考斯特鲁姆相信,正是这个智慧的筛选系统让Memoto变得不止是一台相机。他把它叫做“记录生活”设备——帮助人们记住他们见过和经历过的东西,甚至为自己的子孙后代留下记录。“我愿意能在自己的遗嘱中说,我想把自己生活记录中的哪些内容开放给后辈看,”考斯特鲁姆说。“我一直都沉迷于轻松记录生活的方式。”

考斯特鲁姆是个37岁的软件开发师,在2011年想到了Memoto这个概念,从第二年开始全职做这件事。他和合伙人奥斯卡·凯尔玛鲁(Oskar Kalmaru)、产品设计师比约恩·韦森(Björn Wesén)一起干。去年秋天,这个团队通过众筹网站Kickstarter从公众那里筹集了55万零189美元。他们承诺给所有一次捐赠279美元以上的人赠送一台相机。

这比他们预期的5万美元多了太多。“我们意识到得制作更多相机了。” 考斯特鲁姆说,带着瑞典人典型的轻描淡写。他说,尽管在研发和生产这台相机时碰到了一些意料之外的拖延,他预期第一批5000台相机会在今年稍晚时从组装地台湾运抵。

随着消费者接纳采用可佩戴式自我跟踪设备(比如耐克的FuelBand,一根测量移动并估算燃烧的卡路里的手链),生活记录很快变成一项重要的生意。在Instagram或Facebook这类服务上分享相片也可以被看成是记录生活的一种方式。“它已经是主流了。”考斯特鲁姆说。

许多大型技术公司正在考虑如何使用可佩戴式设备收集更多个人数据。比如,谷歌正在测试一台戴在头上的电脑,它可以拍摄视频。

像Memoto这样的记录设备势必挑战社会规范,引发新的隐私问题。你对自己生活的记录何时会侵犯他人的领地?软件Mathematica的创造者斯蒂芬·沃尔夫拉姆(Stephen Wolfram)从3月起测试Memoto的雏形机。他说:“从社会意义上来说,它仍然有点奇怪。”他补充道:“我不完全确定该用这些数据来做什么,而它确实生成了许多数据。”

在一个白天的16小时里,这台相机会抓拍2000张照片,生成大概2GB的档案(这台机器的闪存共有8GB空间)。沃尔夫拉姆说,当他回顾这些照片时,他能看到会议上人们的名牌,而本来他已经把一些人的名字忘了。“我可以看到我实际在那里时没注意到的东西。”

根据Memoto的设计,当它被摘下来放到一个平整的表面或黑暗的地方比如口袋里时,会自动停止拍照。考斯特鲁姆承认,有些时候可能把它留在家里为好。“技术迫使我们做出新的伦理判断。”他说。

这家公司的商业模式是销售机器,并就网上存储照片收费——每月约8美元。“这可能很像你浴室里的镜子,”考斯特鲁姆说,“你在清晨望向它,对自己的了解更多了一些。”

via:techreviewchina

上一篇: 为什么网站跳出率这么高?影响跳出率的因素有哪些?

下一篇: 3D Hubes:3D打印的使用者分析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