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络培训

日本兼职女性的控诉
时间:发布时间:2021-02-01

编辑:赵芃、郭玮 翻译:永年

 

2009年日本东京的冬日,丸井美穗不太清楚自己是如何激动地站到一辆公共汽车顶上的。然而她站在了那里,盯着KDDI公司35层的总部大楼,双手挥舞着,通过扩音器向她的老板大声喊话。同事们挤在窗前,看她就KDDI旗下一家子公司的用工行为挑战这个日本第二大电话公司。“我想我那是疯了。”丸井说道。

 

毕业于东京大学的她是一名训练有素的海洋生物学家,曾与一个朋友共同成立了日本第一个代表临时工和兼职员工的工会。丸井已经让日本以女性为主的临时劳动力大军吸引了令人不快的关注。她和其他人在2010年年底对KDDI子公司KDDI Evolva提起工资歧视诉讼。今年4月,东京一家法院建议这起诉讼最好达成和解。

 

美国关于不平等的辩论主要集中在最富有的1%人群和其他人之间的贫富差距上。日本的不平等体现在全职工作人员和两千万临时工之间。日本全职身份有点像西方大学的终身教职,或多或少保证了终身工作岗位,通常还意味着公司食堂里享受补贴的午餐和住房通勤津贴。最大好处在于法律保障,过去几十年来,法院对大部分案件中的解雇行为都做了不利判决。

 

几十年来,终身职位的数量一直在减少。数据显示,兼职职位现在占到了劳动力群体的近40%。相比全职岗位,这些工作的每小时工资平均要少38%。日本过去5年的就业增长全部来自临时工和兼职岗位(通常一周工作40小时);今年3月新增的岗位中,有60%是临时职位。

 

正因为兼职经济的崛起,日本才成为唯一一个平均工资一直下降的发达国家,平均工资自1997年以来已下降了15%。在该国处于刚性状态的劳动力市场上,临时工作很少能成为更好岗位的跳板。这意味着永久性、低工资的生活状态。庆应义塾大学经济学教授、政府劳动力市场改革小组负责人樋口美说:“这是日本的最大问题。”他表示,日本工人高薪、全职岗位所占比例的下降,与该国诸多其他经济弊病是密不可分的,比如通货紧缩、更高的贫困率、较低的经济生产力,甚至包括低迷的人口出生率。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与临时工结婚,银行不给他们发放房屋贷款,雇主不愿意花钱培训他们。

 

丸井之所以最终成为一名临时工,主要缘于她在错误的时间进入了错误的公司。当她1995年离开学校时,日本过热的经济已经崩溃,日经225股指已较1989年的峰值跌去一半多,而喜欢直接招收大学毕业生的日本雇主停止招聘。由于深爱与父亲一起钓鱼旅行的童年时光,丸井在东京大学攻读了一个海洋科学博士学位项目。她获得了硕士学位,随后发现学术研究并不适合自己。2000年,她在报纸上发现了一则招聘广告。KDDI Evolva正为其国际呼叫中心招聘话务人员。据丸井和她之前的女同事三留阳子所说,招聘广告称,这些职位将有机会转成全职工作。

 

在战后初期的日本,担任话务员被认为是日本女性的好差事,相当于做空姐。完美的措辞和对日语口语中复杂敬语的掌握被视为宝贵的技能。“旅游大巴常常停在KDDI总部前,导游会说,‘这里是日本待遇最好的女性工作场所。’”三留说道。

 

然而,在她和丸井加入这家公司的时候,手机和互联网时代已经到来,曾经是日本唯一国际长途电话服务商的KDDI正在自我调整。话务员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困境。雇用她们的KDDI Evolva是KDDI的全资子公司,丸井和三留签署的是一年续签一次的短期合同。话务员很少被晋升到全职岗位上。该公司网站显示,这个部门1.5万名员工中,只有8%是全职员工。KDDI Evolva称案件正在法院审理之中,不便评论。母公司发言人荒莉子同样拒绝了采访要求,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KDDI无法回应关于KDDI Evolva用工事务问题,因为这两家公司属于各自独立的法人实体。”

 

在办公室里,三留说,丸井吸引她的原因可能正是丸井不被老板所喜之处。“她有反抗精神,”三留说,“她比其他人接受了更好的教育,老板知道这一点。”在刚开始就职的日子里,丸井和三留在下班后喝饮料时开始思考,为什么一些话务员被迫在三年后重新申请自己的职位?丸井和三留说,她们得出的结论是,KDDI Evolva想通过将工资和假期重新调到入职级水平来省钱。还让她们感到恼火的是,临时话务员不得不在早7点的轮班时间开始之前5分钟到达工作岗位。

 

2005年,丸井将她的疑虑和工资单递交到了东京劳动局的新宿办公室。两个月内,KDDI Evolva被勒令补齐丸井被要求每天无偿工作5分钟的工资。两年的总金额一共为5万日元。几个月后,所有话务员都得到了这笔补偿金。

 

总之 兼职和临时工约占日本劳动力总数的40%,其每小时薪酬比全职员工低38%。女性权益屡屡受到侵害。

 

摘自: 商业周刊中文版

 

 

上一篇: seo优化角度分析

下一篇: 3D Hubes:3D打印的使用者分析报告